《走出十里坊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kubiji.org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kubiji.net

第24章 朱叔道出实情

作者:

辉荣珍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首富从特价购物系统开始 神豪:每天一个大礼包 开局签到奖励一栋楼 花都特战狂龙 逍遥渔村 玄门妖孽在都市 天眼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:开局神豪大反派 绝世强龙 都市强化系统全领域制霸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走出十里坊 酷笔记小说(www.kubiji.net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毅虹挟着潮湿的衣服逃走了,金楚生站在猪舍门口十分扫兴,挺好的一场春梦就被这猪栏上的破钉子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,他作为队长总不能在猪圈里过夜吧。猪粪臭味难闻不说,没有被子垫盖,对于平时容易感冒的他,如果凑合这一宿,肯定会着凉发热的。队长倒下了,还有谁领导全生产队社员进行社会主义建设?他觉得队里不能没有他。眼看着“四夏”大忙就要开始,自己必须以健壮的体魄,饱满的热情投身于大忙季节之中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还是回家睡好,身边有热乎乎的老婆哪会受凉?

    他没精打采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不禁想起了来猪舍前兴致勃勃的情景,简直是一场梦而已。

    傍晚,他检查工作从猪舍经过时,发现猪舍中间的猪圈铺上了稻草,上面还垫了一条褥单。当时他好生奇怪,不知道饲养员老朱为什么要这样做,就想问个究竟。转念一想,作为领导还是要有点城府。生产队里不管是集体还是社员家里,哪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他的?当他得知毅虹被万固逐出家门后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毅虹这个美人坯子将要住到猪舍。

    这就好理解了,那褥子肯定是老朱的,人们都说毅虹对老朱有恩,这个胆小鬼还真算做了件人事。

    金楚生心中荡漾起春意,美丽的春梦让他的口水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回家吃完晚饭,老婆照例打水让他洗脸洗脚。他觉得应该洗个澡,是的,还是春节前用蒸馒头的水洗过。该洗澡了,卸掉一身的污垢。

    他想着,人家是高中生知识分子,才十八九岁,虽说有了身孕,但还是细皮嫩肉的,不能脏了小姑娘的身子。做什么事都得考虑长远点,还要图下回呢。

    他老婆和女儿金来弟不解,这不年不节的洗什么澡?他大声吼道:“这个家哪个说了算?”

    洗澡就洗澡吧,可他洗完澡里里外外换了一身新衣裳。这些衣服都是春节走亲戚或到县里参加四级干部大会时才穿的。

    老婆和来弟看着穿着新衣服的他虽然精神,但总是疑窦丛生。

    “今朝夜里我去公社参加重要会议,有县上的人。明天早上回来。不能让大队和生产队里的人晓得。”金楚生说谎从来不打草稿,张口就来,可这次说谎他还是想了又想的。

    老婆觉得男人有能耐,能跳过大队去公社商量事。来弟觉得父亲有官运,起码能当大队书记。这娘儿俩心里乐开了花,在黑夜中一程又一程地送他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金楚生已经走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他老婆一个人睡觉本来就害怕,深更半夜的有人敲窗户就更害怕。

    她大叫一声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,你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男人的声音,她缓过神来,便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金楚生一回家就翻上了床,老婆懵懵懂懂,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,就想拒绝他的美意。但是,她觉得他不对劲儿,到公社开会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就算开会时间很短,但来回的路程走这么一点时间也不够。更让她想不通的是,为什么会有一身的猪屎臭呢?

    她下床把灯盏点亮。金楚生说,做这事点什么灯?让来弟看到了不好。老婆说,你从公社刚回来,成人物灯儿了,让老婆好好看看你。她说着就亲昵地为他脱衣服。他都快醉了,平时总是把老婆当咸鱼的,没想到她今天竟然还有这样的风情。

    他的裤子上被生生地划了一道口子,屁股上也有一道伤痕。看了这些,他老婆犯起了狐疑,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从时间上推算,从身上的猪屎臭味分析,她断定,他没有去公社,就在本生产队的某个猪圈附近做了什么。她双手用力把他肉滚滚的身体推开,嘴里咕囔着:“有事去,还想做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第二天,金楚生老婆把他的异常告诉了女儿金来弟。

    金来弟这名字还真有些意思。金楚生结婚后,多年没有生育,他骂老婆没本事。后来好不容易怀了孕,但又小产了。

    想起这事他就恨万固。他家借了沈家的碗办丧事,老婆看中了长命富贵的两只大画碗,于是就换了两只其它的碗还上。万固当着众人的面,从金楚生家厨房拿出这两只长命富贵的碗并翻了个底朝天,上面清晰地刻着“沈”字。她当众出丑无地自容,一急之下动了胎气就小产了。

    后来好不容易怀上了,生下的却是女孩,金楚生大为不悦。他为了实现生儿子的愿望,就为女儿取名叫来弟。

    来弟知道父亲不喜欢她,但她具有男孩的性格,有时倔强起来,弄得金楚生拿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来弟听母亲诉说后,也觉得蹊跷,就安慰地说:“娘,你不要多想,这件事我来问一问,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来弟在生产队养猪场像没事人一样绕了一圈,朱叔还和她打了声招呼。她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,只是感到有一个猪圈铺满了稻草有点怪怪的。朱叔与来弟打招呼时,她随便问了一句,朱叔却支支吾吾,这反而让来弟产生了疑问。怀疑归怀疑,她也无从问起。

    她在回去的路上遇上了张斜头和毅虹。张斜头指着毅虹的鼻子骂:“不要脸的破鞋,还好意思在集体的猪舍睡觉,你今朝晚上敢再在那里,我才不管他什么金楚生,一定把你赶出去。”毅虹说:“你算老几?有事去!”

    来弟这才明白,毅虹昨天晚上是住在那铺着稻草的猪圈里的。父亲身上的猪屎臭味难道也是来自那里?来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父亲难道与毅虹有染?要想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,只有找朱叔问问。

    当晚,正巧公社电影队在十里坊大队放露天电影。来弟吃完晚饭就拿了张爬爬凳,说出去看电影。

    女儿走后,金楚生搂住老婆。老婆推开他,说:“你疯什么?昨朝夜里你做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金楚生先是一愣,接着一本正经地说:“天底良心是去公社开会的,去的路上,熬急得要屙屎,只得就近找个茅棚。我提着裤子三步并着两步走,天晓得茅缸座旁边有一堆乱柴树枝,我被绊了个大跟头,嘴啃臭茅缸边子不说,屁股还被树枝划破了,疼得很哩。我屙好了屎,看着裤子上坏了这么大的洞,身上还有臭味,哪好意思去公社?这不,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婆信以为真,觉得冤枉了丈夫,便红着脸说:“我上床了。”

    来弟并没有去看电影,而是去养猪场找朱叔。

    朱叔打着赤膊正在擦洗,一见来弟来了,就赶紧把衣服穿上,正襟危坐地等她问话。他知道她想问什么。他心想,无论如何不能把队长出卖了。如果队长家闹起来,队长一定会查到自己头上,今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?再说,毅虹出了这种不光彩的事,总不能落井下石吧。

    来弟并不掩不饰,开门见山地问猪圈里发生了什么事,朱叔却说自己很早就睡了,什么也没听到。从朱叔的神态看,她觉得他肯定知情。他是不想得罪她的这个队长父亲,还是有意保护毅虹?

    来弟是个很泼辣的姑娘,虽没有结婚,但什么话她都说得出口,有些出格的动作她也敢做。前不久刚与邻大队的一个现役军人订了婚,她想到这事后,两眼翻了翻,想出了一个对付朱叔这个胆小鬼的妙招。

    她把手耷拉在朱叔肩上。对于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的他,吓得连忙站起来。来弟抓住他的手,弄得他浑身发麻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朱叔,我是军婚。”他一听此言立即颤抖地从来弟手中抽回自己的手,“朱叔,我现在只要喊一声,你就是破坏军婚,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朱叔急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把真实情况告诉我就没事了。”来弟趁势逼朱叔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朱叔胆小如鼠,让来弟这么一吓唬,真是“瘌子当和尚——没法(发)”。他两眼一闭,心中默默念叨,金楚生,对不起;得罪了,毅虹。接着就把在猪舍后墙缝里,看到的听到的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来弟对昨天晚上他父亲和毅虹发生的艳事怒不可遏,但这不是朱叔的错啊,怎能拿老实人煞气?她强装着笑,说:“朱叔,不要怕,没事了,我就是问问情况,你睡你的。”说完她就走了。

    来弟气呼呼地回到家,一脚踢开了父母房间的门。夫妻俩一见是女儿来弟着实感到难为情,就迅速用衣服遮掩身体。

    来弟对“歪嘴和尚做道场——没正经”的父亲毫不客气,金楚生对前一天夜里去猪圈找毅虹的事无法抵赖,他一扫过去一家之主的威风,向老婆和女儿低下了高贵的头,保证不会重犯。

    来弟追问父亲,毅虹肚子中的孩子是不是他的,金楚生矢口否认。他觉得,来弟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毅虹告的状,心中的怨恨一下子涌了出来,但也无法对老婆和女儿发泄。为了让两个女人知道他痛改前非的决心,他坚定地说,以前被毅虹的妩媚钩住了魂,现在看清了她狐狸精的本质,今后会好好整治她的。

走出十里坊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kubiji.net/338110.html

走出十里坊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kubiji.net/338110/

走出十里坊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kubiji.net/txt338110.html

走出十里坊手机阅读:https://m.kubiji.net/338110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24章 朱叔道出实情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走出十里坊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kubiji.org)

上一章:第23章 恍如梦境 走出十里坊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最新章节列表